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<i id="ublps"></i>
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/tt></thead>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ublps"><option id="ublps"><small id="ublps"></small></option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/tt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ublps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ublps"><span id="ublps"><small id="ublps"></small></span></i>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ublps"><ol id="ublps"></ol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blps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tr id="ublps"></tr></tt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del id="ublps"><tr id="ublps"></tr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518章 美人一夜未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木芷晴下榻的館舍是個兩進的小院落,就在昌國衛大營以北四五里處。齊立安當初選這里就是因為距離衛所近些,安全方面有保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院耳房中,正在熟睡的牙勒毫無征兆地彈了起來,一把掀去薄被,竟是和衣而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抓起枕邊的佩刀閃出門外,轉身踩在窗臺上,又探手攀住屋檐一較力,整個人便縱上了屋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常年在云南山中生活,與野獸為伍,練就了極為敏銳的直覺,便是虎狼都無法在夜晚靠近他百步之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他舉目遠望,立刻便看到夜色中有隱隱火光迅速靠近,看火把的數量,至少有二三百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牙勒迅速取出一只竹片放在嘴上輕吹,發出低沉的嗚嗚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他吹第三聲的時候,整個院子的門幾乎同時打開,近二百名侍衛已各持兵刃聚在院中,又有人敲了木芷晴的房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館舍外的一棵樹上,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士兵也在望遠鏡中發現了異狀,立刻刺溜下樹,向不遠處的軍官通稟了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軍官略為沉吟,吩咐道:“深更半夜的,來者不善。傳令執行‘乙’字預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才還僅有蟲鳴蛙叫的館舍四周頓時冒出了上百人來,卻是白天跟隨木芷晴身旁的“仆役”或“工匠”。同時停在院后的兩輛馬車駛出,車上的兩雙手將一支支火銃沿途遞給候在路旁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月的夜晚已略有些寒意,木芷晴揉著眼睛打了個哈欠,又緊了緊衣領道:“這大半夜的,連覺都不讓人好好睡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話音未落,便見遠處突然跳出了三四百人,嘶喊著涌向她剛才所住的小院,林立的刀刃在在大片火把下閃著寒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院門被人一腳踹開,但隨即便傳來驚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對勁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沒人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歪頭蛟也是久在刀口舔血之徒,立刻反應了過來,“不好!中計了,快退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人還沒及轉過身去,忽聞身側有上百人齊聲高呼:“瞄準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一陣火銃轟鳴,歪頭蛟只看到夜色下,不知多少火銃爆出的閃光,身旁頓時一片凄厲哀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接著火把四下一掃,嚇得眼皮狂跳——剛才這一排銃,至少有三四十名手下被射翻在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娘的!歪頭蛟心中連聲咒罵,李興德這廝不是說這肥羊僅是個工部小吏,所帶的皆是匠人嗎?難不成都是銃匠?!這火銃也太他娘的猛了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自上次紹興遇襲之后,朱琳渼在安全方面變得十分慎重。此次木芷晴遠赴海島,他不但給牙勒所率侍衛配了精甲、硬弓,還專門選了兩個親兵連一同隨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衛軍親兵營,那可是從全軍挑出最優秀、最忠誠的士兵組成,其戰斗力對付這些雜牌海盜簡直是殺雞用牛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著又一次“瞄準”的齊呼傳來,歪頭蛟的人嚇得縮在小院中不敢露頭,耳邊盡是銃彈打在磚墻上的啪啪聲,密如雨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興德那邊看時辰差不多了,立刻帶著二百昌國衛的步卒,向木芷晴所住的小院趕去,剛走到半途,就聽到北面嘭啪的銃聲不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登高遠望,夜色中火光頻閃,怕有上百火銃連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歪頭蛟這小子還挺有能耐!李興德心道,不聲不響地從哪兒搞來這么多銃?看來今晚不用自己人動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甚為輕松地招呼一聲,“快跟上,別讓海寇逃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他的人馬到了小院百余步外,就見西側大片火銃不斷朝院內射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興德正要吩咐手下守住四下路口,謹防“海寇”逃走,便聽到那小院里傳出殺豬般的嘶吼,“李百戶,你怎么才來?!快幫忙,點子太硬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蠢貨怎敢這么光明正大地亂喊,讓人聽到可就完了!李興德眼中寒光閃過,如此,便只能將齊立安的人全部除掉才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等,這聲音是歪頭蛟不假,但怎是從院里傳出?李興德瞳孔一縮,難不成西側放銃的是齊立安的人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急令人和院中的人取得聯系,方知海盜已被擊斃近半,又慌忙吩咐向“齊立安”的手下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衛軍親兵連初時見是昌國衛的旌旗,雖聞海寇之語,卻擔心是其反間之計,此時見這些衛所兵竟敢朝這邊發銃放箭,立刻便調轉銃口一排齊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興德這邊幾十人斃命,他也是后頸一涼,慌忙令人將攜帶的虎蹲炮搬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龍衛軍步兵線列的后面,有人從馬車車廂里扛出兩根銅管,吃力地架在車旁的木架上。又有士兵朝銅管尾部塞了什么東西,并舉火把引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便是兩聲巨響,李興德的隊伍中登時血肉橫飛,兩顆呼嘯的鐵球輕松穿過數名士卒,最后狠狠砸倒了他們身后的兩棵小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竟是兩門一號佛朗機炮!朱琳渼為了準王妃的安全,可謂是想盡了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門大炮以極快的速度接連怒吼,加上前一陣寧波橡膠廠送來的密封圈,火力比昌國衛那兩門虎蹲小炮強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娘!還有大炮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紅夷炮吧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昌國衛的士卒們頓時嚇得伏在地上絲毫不敢動彈,那兩門虎蹲炮更是被丟在一旁無人搭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歪頭蛟那邊喜見“肥羊”和李興德干上了,慌忙鉆出院子,頭也不回地瘋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龍衛軍親兵又立刻調轉銃口,一陣米尼彈飛過,動作稍慢的海盜忙又縮回了院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興德見“齊立安”去攻歪頭蛟,再顧不上殺人滅口之事,也是轉頭就要逃。但他剛回過頭去,就看到一群黑衣人正悄無聲息地從三面圍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先是一通羽箭,而后紛紛拔出彎刀猛撲上來,一個個刀法嫻熟,如殺雞宰羊般,將李興德手下挨個放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次日天亮,掛著兩個黑眼圈的木芷晴帶著齊立安等人,將七八十名衛所兵以及一百多海盜押赴季康營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康的心都在滴血——連同心腹李興德在內,一共死了一百三十名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卻還得賠笑盛贊齊立安剿寇有功,又暗自慶幸還好李興德死了,否則連自己也得被拖下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感謝:比較愛好,恩潔快樂小黑哥給我的慷慨打賞!在下感激涕零,合十拜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起點的各位書友,我要對你們說聲抱歉,自從作家助手改版后,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號就不能在起點上留言或回復了。所以很多話,只能在作者感言中說。不過你們的留言,我都有看到,多謝你們的大力支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武動乾坤 遮天 莽荒紀 絕世唐門 凡人修仙傳 天才相師 傲世九重天 將夜 劍道獨尊 求魔 木葉之口袋妖怪 NBA之王 滅神咒 超級忍者系統 三國畫妖師 重回六零年:嬌妻的奮斗生涯 女總裁的貼身神醫 不死劍修 走進巫界 月白傳奇 惹火萌妻:總裁老公,別太壞! 末世之自給自足 獵人之面子果實 我要當球王 蟻賊 抗戰之重生雪豹周衛國 我有一個巫師世界 魔臨二次元 棣棠花開 攜初音救女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竞速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