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<i id="ublps"></i>
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/tt></thead>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ublps"><option id="ublps"><small id="ublps"></small></option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/tt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ublps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ublps"><span id="ublps"><small id="ublps"></small></span></i>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ublps"><ol id="ublps"></ol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blps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tr id="ublps"></tr></tt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del id="ublps"><tr id="ublps"></tr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733章 系統又坑人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昊從管家的手中接過湯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菖蒲、蒜子和雄黃三種原料加在一起,經過高溫熬制出來的湯藥呈現出一種濃黑的有些粘稠狀的液體,一股有些刺鼻的帶著微醺的氣味頓時在整個房間內飄散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聞到這股刺鼻的怪異氣味,房間內的年輕小護士首先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皺著眉頭,站在陳昊的邊上,故意伸長脖子朝著陳昊手中端著的湯藥看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——”才只瞥了一眼,李晨就發出一串不屑的撇嘴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陳神醫,這該不會就是你說的可以解蠱的藥吧?”李晨假裝好奇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昊點頭:“沒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見陳昊點頭承認,差點沒直接原地笑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這么一碗看起來惡心的湯藥,氣味又格外的刺鼻難聞,說是毒藥的話估計還有人相信,但是要是說這是一碗湯藥的話,正常人都是不會相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笑了好一會兒,好不容易才停止住笑,他指著陳昊手中的湯藥,好笑地問道:“陳神醫,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?就你端著的這碗,說是毒藥的話我還會相信,但是你說這是用來解蠱的,就算你拿出去騙三歲的小孩都不會有人相信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的話讓在病房內的其他醫生和護士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昊假裝沒有聽到李晨的嘲諷,走到床邊:“蘇總,麻煩你們把蘇老抬起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成仁立刻上前,在管家的合力幫助下,將雙目緊閉的蘇和潤從床上抬起來,在他的后背上墊了個枕頭,然后一人一邊攙扶著,讓蘇和潤保持半坐的姿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昊端著湯藥,左手鉗住蘇和潤的下巴,迫使他將嘴巴打開,然后將湯藥慢慢地往他的嘴里灌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和潤雖然被打過一支鎮靜劑,但并不意味著意識的完全昏迷,陳昊慢慢地往他的嘴里灌送湯藥的時候,雖然過程緩慢,但好歹大半碗湯藥還是順利地進入了蘇和潤的腹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將湯藥全部都灌送進蘇和潤的腹中之后,陳昊示意蘇成仁和管家將蘇和潤重新放倒回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陳昊給蘇和潤灌送湯藥的過程中,李晨始終好奇地站在邊上,跟長頸鹿似的伸長脖子,仔細地觀察著蘇和潤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直到蘇和潤在床上躺下,他依舊是雙目緊閉,如同死魚般慘白的臉色也沒有任何的恢復,看起來毫無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見陳昊的湯藥并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,李晨覺得自己狠狠打臉他的機會終于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剛才他在教育陳昊的時候,陳昊始終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,這已經讓李晨的心里非常不爽,再加上后來陳昊還把他的名片在撕地粉碎之后丟進了垃圾桶,這就讓李晨更加的不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看到陳昊給蘇老服用的湯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卵用,李晨覺得自己打臉陳昊的機會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陳神醫,你不是自稱神醫嗎?現在蘇老也已經把湯藥喝下去了,我怎么就看不出,他的病好轉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李醫生,藥效應該并不會那么快。”蘇成仁在邊上理解地為陳昊辯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并不會那么快?那應該要等多久才會起作用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顯然表示非常的不屑:“是一個小時,一天,一個星期,還是一個月?或者說,其實陳神醫剛才給蘇老服用的湯藥,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說話的聲音陡然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他現在是在準備相當充分的情況下打臉陳昊的,所以說話的音量自然就提高了不少,這樣能起到的打臉效果就會更加的震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個沒有任何經驗的毛頭小子就敢給人看病,這聽起來就非常的荒唐可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看著陳昊,繼續冷冷地說道:“而剛才給蘇老服用下去的湯藥,誰知道是對蘇老有幫助的,還是會害了蘇老的!蘇老在江陰市是什么樣的人物大家都知道,但是你卻莽撞地亂開藥,我們這些專業的醫生在場都攔不住你,你有沒有想過,萬一蘇老在服用你的藥之后會出現更加糟糕的情況,那該怎么辦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晨的一番話,頓時讓整個房間內的溫度陡然下降了好幾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房間內安靜地能聽見輕微的呼吸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眾人都陷入沉默的時候,管家忽然激動地叫了起來:“蘇老……蘇老他動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被管家這么一叫,房間內的眾人頓時都轉過頭,雙目齊刷刷地盯著床上的蘇和潤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床上的蘇和潤已經睜開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!”蘇成仁頓時激動地沖到床邊,“爸,你現在感覺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鬼!有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一秒看起來還鎮定的蘇和潤,就在蘇成仁撲到床前的那一刻,忽然精神開始失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“蹭”地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,雙腿猛力地蹬著,將蓋在身上的被子蹬到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只眼睛像是銅鈴似的瞪大,眼睛驚恐地看著房間的某個角落,雙手在半空中握緊拳頭又松開,像是要抓住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嘴里不停地叫著“有鬼、有鬼”,甚至還亂動著身體,要不是有蘇成仁和管家一左一右的在床沿邊上護著,這個時候的蘇和潤已經摔落到地上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房間內的眾人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時,門被人從外面打開,蘇正啟等人也都沖進了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和潤的情緒變得更加的激動,他拼命地掙扎著身體,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,臉上驚恐無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管家看到蘇和潤這幅模樣,著急地差點哭出來:“蘇總,蘇老剛才就是這個樣子,情緒激動,不停地叫著有鬼有鬼,現在該怎么辦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管家的話,蘇成仁的眉頭緊皺,他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陳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站在邊上的陳昊顯然也有些懵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踏馬的,按理說他剛才給蘇拉喝下的湯藥配方,就是按照系統給出的方法去準備的,應該喝下之后就會解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從蘇和潤現在的反應來看,這蠱顯然還沒有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難道,系統剛才是把他給坑了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大圣傳 網游之天譴修羅 首席御醫 神煌 超級強者 圣堂 九星天辰訣 無盡劍裝 思歸路 重生之絕世仙君 鬼劍皇者 超級捉鬼小和尚 紈绔修煉手冊 輪回試煉場 縱橫天機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 超能魔導士 瀛寰:逍遙一脈 如果我是主角就好了 穿越從貞觀開始 帝辛后傳 時空神玉 三國之銀河射手 我的電腦通萬界 英雄聯盟之瓦羅蘭BUG 天都妖逆 太上造化訣 籃球在左,夢想在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竞速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