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<i id="ublps"></i>
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/tt></thead>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ublps"><option id="ublps"><small id="ublps"></small></option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/tt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ublps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ublps"><span id="ublps"><small id="ublps"></small></span></i>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ublps"><ol id="ublps"></ol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blps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ublps"><tt id="ublps"><tr id="ublps"></tr></tt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del id="ublps"><tr id="ublps"></tr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ublps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ublps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64章 幻月無生之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別:玄幻小說   作者:這就去喂狼   書名:隔天界王_隔天界王無彈窗_隔天界王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吃了虧的幻月無生也上了火氣:“好,就跟你硬對硬,金丹級的法力看你能不能吃得下。”兩腳后踩身體前壓,雙拳分別從兩面打在王熬太陽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熬底蘊不足了,硬來的結果就是讓魂體一度縮水。幻月無生腳踏迷蹤步,飄忽來到只有他小腿高度的王熬身后,冷冷地看著王熬體內耀眼的幾顆光源:“你穿越所獲之異寶,從今往后歸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知道穿越者!”王熬心跳漏了半拍,他扭轉身體尖利咆哮,目光中夾雜著驚慌失措與不敢置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穿越者畏懼的只有穿越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熬還不曾看過《先機報》,從降臨至今以為這世上只有極少數穿越者。所以他無需顧忌,因為穿越者乃天地寵兒,做什么都是對了。他可有幸運、弱智、花癡等等主角光環啊,化危為安死中求活全乃稀疏平常的穿越特權。然而幻月無生一席話讓他被感恐懼,王熬固執地認為,異界土著是絕對無法殺死他的,但唯獨堅信穿越者卻可以。不為其他,當兩個穿越者對上時,兩者的主角光環能力互相抵消,生死就看誰本領高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狹路相逢勇者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死!龍之將逝必有妖魔,圣邪轉,人龍變,神魔龍章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變生肘腋,王熬模樣驟然黑化,他體內那個不知名的物體變成海膽,模樣猙獰可怕。海膽上各條銳刺,扎進他的魂魄,輸出暗色能量,令王熬發生了變異。最外的皮膚上瘋狂生長出黑色斑紋,很短的時間黑色就遮蓋了他整個身體,蒼青色能量圓盤乍現,它們沖破了黑暗,匯聚在王熬胸口、背心、雙肩以及膝蓋的位置,互為節點彼此以線路連結。胸口那塊圓盤最大,當其余部的圓盤都停止散發出線路時,它還在往上伸出兩根蒼青色一如淚面,沒入王熬的下眼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熬面目全非,不見五官,前額升起一對黑龍犄角,它們不斷靠攏,最后匯聚螺旋合成一支。背后左右則各自撐開一面皮膜,完整的樣子像是蝠翼,徹底張開后還有滑膩膩的蛇形能量從上滴落。面孔上漆黑一片,耳、口、鼻全都消失不見,徒留兩顆暗紅色魔瞳,沒有嘴卻能夠發聲:“殺了你,你之所有不也就歸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現在為何物的王熬是該稱為他還是它。王熬剛才還處在快速透明,然而異變過后,不光形態凝聚了,更透露出一種詭譎的威脅感。幻月無生往后退了十多步:“變身帶來的壓迫竟兇猛如斯。”他也有變身技能,但九尾妖狐變身技能來自殺生石,用還是不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邪龍呼吸。”怪物把臉轉至他的方向,上面出現一條平整分割線,那是它的口器。分割線一分為二,里頭是密密麻麻里外各三層獸牙,如蛇口一般這怪物的上下兩顎分得很開,最后上下部分幾乎垂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從幻月無生的角度看過去,好比是一個裹著張黑皮的鋸齒白色圓圈。中央不存在舌頭,喉嚨口的地方卻有個黑洞同心圓,黑洞自出現便開始瘋狂地吸收外界能量,那些從王熬身上分散出去的能量。強大的吸力讓無風的靈魂戰場上出現一條旋窩形的氣流,終點就是它的咽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幻月無生被暴力拖近,黑洞吸引牽扯著讓他不能夠逃脫。心頭寒意浮起,從未應對過如此情形,靈魂的模樣大致與肉身相同,王熬變身了,還能否返回**?難道王熬擁有某種秘術?是有著極高的把握,所以才敢變身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壁虎斷尾,眼見逃脫不得,幻月無生倒也發了狠。他伸出一只手穿破亂流的風壁,把一部分魂魄送了出去。當做完這一切后,亂流內的大部分魂體毅然決然沖向黑洞,并非放棄,而是他要看看王熬可否吃得下這份大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察覺到嘴里吞進了敵人,兩顎緊緊閉合。王熬腦袋突然發脹龐大了一陣,隨后又恢復還原,脫離的手臂緩緩變化成幻月無生,面容枯槁神色慌張,大部分能量投入黑洞大嘴里自發爆破,卻依然未能夠炸死王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還沒死。”怪物模樣的王熬極為不滿,猩紅目瞳把幻月無生看得一清二楚,“邪龍閃光。”額頭獨角上出現一個空洞,蒼青色能量飛速聚合,很快能量球的體積就變得比王熬還大了幾分。粗壯的蒼青色光柱剎那間來到幻月無生眼前,他再難逃脫,縮水到只有王熬小腿高的幻月無生,連忙手腳并用噴出法力向上彈跳起,力求能讓部分身軀逃離光柱的攻擊范圍,能量載體哪怕剩余一點,他已然可以投影復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光柱劃過靈魂戰場,沒入蝕界無盡的黑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實世界,一頭半妖化的野豬野蠻沖刺到兩人身旁。長鼻嗅了嗅,動物本能令它對面前這一坨烏漆抹黑怪東西感到畏懼,可是濃郁的血腥味使饑腸轆轆的肚子抱怨不休。最終野豬選擇滿足食欲,黑色的東西既然危險就不碰了,遂張開獠牙大口對渾身染血的幻月無生啃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暗物質塌落,露出被蝕族啃食到不像樣的王熬殘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野豬一愣大喜,食物多了一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幻月無生’睜開眼看到野豬后迅速站了起來。他伸出一根指頭,黑色刀光乍現將貪心的野豬劈成兩半。他欲哭無淚看著雙手,最后難過地背起瘡痍不堪的王熬肉身,朝重山更深處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***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時光荏苒,一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邊影朝堂最上方三個位置空出一個,正中央寶座上的女王捏著手里的幾張訪貼焦躁不安,底下群臣全部閉口不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并肩王怎么看?”邊無嬌搖擺著手中的貼子,問平座的幻月無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”幻月無存眼觀鼻鼻觀心,說罷不顧規矩站了起來,“我去修煉,若有來犯,君上可派人去找我。”話是這樣說,但心里卻異常煩躁,拿什么來擋用什么來掩?三個拜訪者都不是好商量的角,尤其是最后一張帖子,幻月無存應對起來也頗為棘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月前玄霜派來帖,玄霜掌門欲收幻月兄弟為親傳弟子。并用強勢的口吻,勒令邊無嬌準備好拜師禮,不得有誤,否則下嫁男修入邊影國當親王。后半月煉妖派親傳弟子顧雄發來挑戰函,他要到升仙大典的臺上與幻月無生決一死戰,為死去的同門報仇雪恨。而今晨收到的則是來自乾坤魔宗的,最燙手的就是這封,魔宗開出了天價,直言用數座凡人國度、海量靈石與幾十套高品質法寶來收購幻月傳承。并且,幻月兄弟如若有意,可跳過升仙大典,進入魔宗門墻當核心弟子。身為頂尖宗門,做事雍容有度盡顯威儀豪氣,但可以對方要的必須給,否則肯定先禮后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是六弟還在,邊無嬌肯定做夢都會笑出來。她必然選擇乾坤魔宗,這家可是與皇天其名的修真巨擘,依附乾坤對邊影只有好處,六弟肯定也愿意交出傳承,但問題六弟失蹤了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多日前,土地公的來到讓邊影舉國受寵若驚。但土地公卻帶來了噩耗,一團殘破的白衣與更一個壞消息:邊影齊肩王可能罹難于重山妖森了。風流之孤芳空草幻月無生帶著妖冶水仙胡麗麗進入厚德重山,遭遇由罪孽門金丹弟子孽清流帶隊,合歡挽神派大師兄玉面公子等殘余修士,以及奇魅派陳圓圓親臨并攜同派內全部筑基女上人,三方勢力聯合埋擊。隨后斬妖辟邪山,棟梁英才王熬。辛苦奔波連夜追擊,亦如石子偷湖,漣漪撫平未現波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妒英才,三位榜上有名的優秀少年,自此湮沒于厚德重山妖森,諸次探尋亦沒有獲得任何音訊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邊無嬌急得夜不能寐,花大價錢雇傭筑基強者深入重山打探。許許多多邊關修真勢力和散修也都為此焦頭爛額,大家看到那個據說是由嬰爆炸引起的空地后,全都份外膽寒,一件幻月傳承到底讓多少修真者身死道消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邊無嬌可是說是為了弟弟,其余人只能是為了幻月傳承。不管為了什么,為他出動了無數人馬是個事實,結果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生不見人死不見尸,無生,姐姐求你別死啊。”她的權利固然需要弟弟來維持,但那份血肉親情也讓邊無嬌割舍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怪我。”土地公在重山高處逡巡。為了研究金剛罩,他廢寢忘食結果忘記了約定的時間,當他想起邊影齊肩王后,不料那個優秀的小子已經罹難。土地公很不愿相信,可又能怎樣?他是化神真尊,重山外、中兩個區域已尋了個遍,最后只找到一團白色破布。無常法衣出自皇天,乃刀劍神皇尊親賜,土地公絕不會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還有王熬那名少年,先機先生告訴他,此人是個修煉《至尊龍王功》的絕佳苗子。來年演武大比之中,王熬必然脫穎而出,其名本將在《先機報》第二刊登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怪我。”土地公自責不已,兩個不容皇天錯過的才俊,都被這重山妖森吃了。手按下,泥石起伏植草斷根,手一抬,地牛翻身掘地三尺,妖植妖蟲死傷慘重,土地公安慰自己:“沒發現尸首就還有生還的希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打算每天至少一更,奈何被現實打敗了,這本貌似不會有什么成績,連個評論也沒有,算了還是兩天二更吧(多不對少必補)。第一卷寫完了,至少幾個月內不會斷掉,反思文筆、敘事方式都很粗糙,但《隔天界王》是后續幾部構思的總綱,沒被生活壓倒肯定不會太監,請大家放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贅婿 官仙 無盡劍裝 超級強者 大圣傳 天地霸氣訣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網游之天譴修羅 首席御醫 有鳳鳴歡:傾城國師醉華裳! 男神是個大長腿 重生女帝:鳳臨天下 透視神戒 你怎么不修仙了(GL) 雙穎隨行:人魚之戀 我的老婆是校花 Re:某不科學的超閃光炮 書穿小炮灰逆襲記 科武紀元 魔法世紀中的煉金國度 重生天后:boss,別咬我 兵王歸來當男神 魔帝嗜寵:奈何妖妃有點萌 溫故而知心[娛樂圈] [綜]審神者是個毛絨控 月光如水照心扉 重生之妃傾天下 九叔,適渴而止 南顧相思意:我要嫁給顧大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竞速彩票